“不务正业”也能养活自己

2019-02-04 20:33:35 围观 : 125
网址:http://www.aswfys.com
网站:乐猫彩票

  相比之下,孙渣选择漫画作为职业,并不像使徒子那样没有后顾之忧。很多年前,他经历过仅靠漫画无法糊口的一段时间,“家里人反对,投稿也没有人要,画漫画没有任何收入,只能一边坚持画画一边找工作。”车间工人、站柜台卖奥特曼、看店、排版……为了维持生计,各种工作他都做过,“曾经一边工作一边偷着画画,后来才在网络漫画上赚到了稿费。”

  “从小就喜欢画画,一开始就是在论坛之类的地方发布一下自己的作品,后来微博、微信、漫画App等开放式的平台兴起了,受到的关注也越来越多。”使徒子表示,一直以来,他都是将漫画当做是自己的爱好,“工作8小时,画漫画4到8小时,工作的同时坚持爱好还是很辛苦的,但发现爱好已经比本职工作赚得更多了,就越来越向漫画的方向偏移了。”使徒子告诉记者,最近他刚刚回国,以后也打算在国内发展,工作的重心也会有所调整:“原来在美国的收入差不多是景观设计和漫画各占一半,最近刚刚回到国内,景观设计方面的工作还没有完全处理好,所以这段时间就靠着漫画的收入生活了。”

  对孙渣来说,多年以来他一直为读者所熟知的特点,似乎可以用“口味重”和“脑洞大”来概括,这种风格为他带来争议的同时,强烈的阅读体验也为他吸引了不少粉丝。在他本人看来,这并不是他故意追求的,只是个人的风格:“就像做菜,这个厨子就喜欢多放盐和辣椒,爱不爱吃就看你自己的口味了。”在创作过程中,他考虑更多的是画自己想画的,靠着独特的个人风格,吸引口味相同的粉丝。但他也表示,近几年的风格也不像以往那么“出位”了,“其实这几年已经少放很多盐了。”

  网络平台给了漫画更广阔的发展空间,同时,如何更好地适应不同平台的模式,才是依靠网络漫画盈利的关键。使徒子表示,不同的平台对漫画形式的要求是有着微妙的差别的:“就漫画的发布来讲,微博是比较碎片化的,而漫画App上的连载就相对具有连贯性。追过连载的人可能都有这种体会,有的作品就是一段段追着看觉得很有意思,连在一起看就觉得有些疲劳。但有的作品则是一章章地看有些兴奋不起来,但一口气连着看会觉得很过瘾。单章的充实度和连载的连贯性,这两者是需要做平衡的。”

  使徒子告诉记者,比起画面的精益求精,他更注重的是内容。他的作品灵感一般都来源于生活,“《超市系列》就是逛超市的时候想到的,前段时间人气挺高的《一条狗》就是我们日常的城市生活再加上自己之前养狗的经历。”他也承认,在考虑如何让漫画更受欢迎的过程中,结合大家关心的热点,努力让漫画的内容更符合受众的期待,是他思考的关键。

  在从前,很多父母如果听说自己的孩子要以画漫画为生,很可能会表示强烈的反对。而如今,随着各种网络平台的发展,如同网络文学一样,网络漫画让创作并发布漫画变得越来越简单,依靠漫画盈利也变得容易了很多。画笔与网线的结合,让热爱漫画的人能够不用担心生计,可以尽情地描绘自己喜爱的画面,让原本只是以漫画作为个人爱好的人,把生活的重心渐渐从本职工作向漫画方面偏移,让一些还没毕业的学生拥有了一份可观的收入……越来越多的网络漫画人,甚至渐渐成为一种现象,引发许多网友的关注。

  蚊子告诉记者,漫画市场在不断进步,无论是规模、空间还是机会,都比之前大了很多,满足个人创作理想的同时,如何扩大作品的影响力,让自己的作品能够赢得更多的经济效益和更大层面的认同,是网络漫画成功的关键。“利用现在各种移动端的优势,加强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互动,是我们需要考虑的,也是漫画人需要考虑的。和其他文化产业相同,漫画也受到了数字化、自媒体化的冲击。但是这种冲击是利大于弊的,我们可以帮助更多‘散客’漫画家职业化、商业化,让他们的理想或爱好给他们带来现实的收益。”

  使徒子也告诉记者,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特别成熟的盈利体系。“就拿做周边产品来说吧,日本动漫的周边产业非常发达,周边产品的发售可以为漫画作者带来巨大的盈利,而在国内,虽然很多看着日漫长大的80后90后们是有购买周边产品的习惯的,但这部分人群在中国的市场中仍然是少数。如果市场不够完善,即使开发周边也很难回本。必须要让大多数人形成这样的消费习惯,才能够变成漫画人稳定的收益。”而使徒子表示,现在可以选择接一些广告,将广告融入漫画中,以这种形式盈利。“中国与日本的情况不同,不可一味照搬日本的模式,与其通过周边等风险较大的途径增加收益,不如利用好现在的各种网络平台。像现在这种广告条漫的节奏,也是摸索了很久才得到的效果最好的节奏。”在他看来,各种开放平台出现之后,漫画家的收益其实是有所提高的:“或者选择App上的独家连载,App付给我稿费,或者接一些所谓软广,一个作品创作出来之后,能够采用的盈利模式变得很多。”

  虽然从10年前就开始以画漫画为职业,但孙渣表示他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绘画学习,而提到自己的画技,他也坦然表示并不能和专业画手相比较:“都是自学,专业的绘画教材也看不大懂,所以画的也不是很好。”

  谈及漫画人获得收入的方式,蚊子表示,之前纯依赖出版的时代已经结束了。“以前中国的漫画家盈利渠道非常少,如果不能混到出单行本的水平,可能都有饿死的风险。我们不像日本,动漫产业链非常发达,已经形成完整的系统,从漫画作品的刊发、宣传、出版,动画化真人化的运作,到周边产品的推出,漫画家作为一种职业,已经有自己比较完善的体系了。而国内还不行,很多人的观念还停留在漫画是小孩看的东西上,动漫产业链也不完善,因此,网络平台的发展,是漫画人拓宽盈利渠道非常重要的途径。”

  作为“不务正业”的漫画人的代表人物,使徒子在“三次元”的华丽履历为他加了不少人气:2000年海宁市中考状元、清华大学建筑系、留学美国哈佛大学、美国某建筑公司的景观设计师、漂亮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……他的标签有“学霸”、“人生赢家”,也有“网红”、“漫画人”。

  作为网络漫画的发展亲历者之一,蚊子告诉记者,如今,画功出众并不是漫画在网络上受欢迎的必要条件:“如果是传统意义上的连载漫画,对画功确实有要求,想要通过编辑的审核,在众多投稿中脱颖而出,在构图、分镜等各方面,作者都要经过多年的专业训练。而条漫等形式的兴起,网络平台的发展,降低了对画技的要求,微博等自媒体平台,更是让发布变得毫无门槛。比起高超的画技,贴近生活和时下热点、引发更多人的共鸣、鲜明的个人特色等,成为漫画作品受欢迎的关键。”

  与孙渣类似,使徒子也表示自己没有进行过太专业的绘画训练:“初中的时候还被母亲送去一个绘画班学习,但是也不太系统。后来要报建筑系的那年,清华取消了对绘画基本功的要求,所以在进了清华之后,才在学校填鸭式地学了两年。现在建筑制图都使用软件,对绘画本身的要求就更低了。”

  作为目前网络上的热门漫画人之一,孙渣的作品引发了很多共鸣与争议。与使徒子类似,孙渣对漫画产生兴趣也很早:“从小就喜欢在纸上乱画,后来喜欢去街机厅,小时候穷,没钱玩,只能在旁边看别人玩,然后在纸上画着过瘾,上初中后又迷上了电脑房,看别人玩红警95,回家或者上课没事做就在纸上画飞机坦克。”

  谈起这个话题,孙渣也调侃地表示:“其实我创作灵感的一大来源就是黑网友,这年头黑网友也能赚钱实在太好了。”而提及自己平时接的漫画软广,孙渣也笑言“其实非常硬”。孙渣表示,比起十几年前,现在的环境真的好了很多,“喜欢画画就可以靠着这个养活自己,想画就可以画了。”新报记者 陈玓怡

  如今爱好终于成为工作,是否让爱好变得不那么可爱了?孙渣表示,确实会经常有这种想法,“但不喜欢的工作真做上三天,马上觉得果然还是做喜欢的工作更好啊。”使徒子也表示,普通的工作会让人产生倦怠感:“总有种混吃等死的感觉,但连载漫画的时候被网友催稿,有压力的同时也更有动力。”

  蚊子曾经是国内一本知名漫画杂志的编辑,现在则供职于一家漫画App的公司。她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严抓漫画版权,造成读者很难像原来那样看到盗版的其他国家的漫画,但这也给了国漫崛起的空间。各种漫画App已经从原来收录各种日漫的形式,变得侧重于发掘有人气或有潜力的国产作者,稿费也自然有所提升。

  在使徒子看来,充分利用各种平台的优势,对漫画人来说也能够形成很好的激励。“其实每个人在进行创作的时候,都希望和别人进行交流,获得更多的认同,创作时也会更有动力。而如果在这个过程中,还能够有一定的收益那当然更好了,漫画人可以更放心地画漫画,才能够创作出更好的作品。”